美债收益率倒挂加重 人民币资产暗自吸金

国内新闻 阅读(808)

27日,美国2年期和10年期政府债券的收益率再次出现,金融危机后倒挂的程度再创新高。在目前的情况下,扭曲可能仍然存在甚至增加。事实上,目前全球债券市场收益率已回到历史低位,部分创出新低,而人民币资产的估值优势也日益凸显。在人民币贬值预期贬值的背景下,正在证明吸收黄金的能力。

“严重”倒挂再次发生

27日,美国2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再次下跌,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倒挂数创下新高。与本月早些时候的盘中颠倒不同,截至纽约27日结束时,美国2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然高达4bp,是自2007年6月以来最大的。

回报率逆转的原因是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下跌更快,而2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不足。分析师认为,目前的政策利率已成为制约短期美国债券收益率下降的重要因素,包括两年期。相比之下,美国长期债券收益率是由于市场对美国经济增长的前景。对加剧和美联储货币政策预期增长的担忧急剧下降。因此,回报率主要反映在美国经济现状与政策和市场预期之间的偏差。

短期内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的迹象更多。数据显示,8月份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跌至92.10,创下今年2月以来的新低。此前,美国供应管理协会宣布7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51.2,已经连续四个月下跌并创下2016年9月以来的新低。此外,持续温和的通胀也使得投资者青睐长期利率债券。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FedWatch工具显示,美联储9月份降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接近100%。

8月14日,美国2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盘中交易中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出现逆转,但随后被修复。同一天,美股遭遇恐慌。一些机构消息人士认为,美国2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反转可能不像前一次那样短暂。分析师指出,内部数量的持续增加加强了市场对未来18个月美国经济将出现衰退的预期。

此外,美国近30年来的政府债券收益率也在迅速下降。根据英国金融数据,截至北京时间28日,19: 16,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盘中最低至1.911%,创下历史新低,从最高点下跌5.5个基点。会议。两年期和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也已扩大至近5个基点。

全球债券市场利率较低

从全球角度来看,美国收益率的下降并不是最大的。事实上,目前的全球债券市场收益率已基本回到2016年7月的低位,有些已经触及新的低点,而极端已经陷入负利率。

负收益率政府债券在欧洲“席卷”。 8月中旬,瑞典20年期债券收益率首次下跌至负值,而瑞典的整个债券收益率曲线曾一度“下跌”至零以下。丹麦和荷兰的所有到期债券的收益率均为负数,芬兰,比利时,法国和爱尔兰等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债券收益率为负。作为欧洲经济的火车头,目前德国政府债券收益率也处于负面状态。 8月21日,德国发行了30年期债券,零息票。当时,德国同期的债券收益率跌破-0.1%。

在亚洲,日本的15年及以下到期收益率为负。 8月28日,日内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盘中一度下跌至-0.284%,较2016年7月27日盘中低点0.291%下跌不足1个基点。

全球债券市场的历史低位于2016年7月至8月确定。根据德意志银行的数据,目前全球负债收益率规模已超过15万亿美元,远超2016年的高位。从基本面来看,目前市场对全球经济衰退的预期似乎强于2016年。从2018年12月到今年7月,摩根大通全球制造业PMI指数持续下跌8个月,并跌破2016年最小。

8月26日,美国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在盘中下跌至1.443%。距离2016年7月创下的1.321%的历史低位12个基点。这也促使大量资金继续购买美国债务,压低美国中长期政府债券收益率。

突出了人民币资产的优势

在主要经济体中,基本上只有中国和美国的政府债券收益率仍然高于2017年的低点。相比之下,中国的债券市场收益率甚至更高。最近,中美之间的差距继续扩大,人民币资产对外国投资的吸引力进一步增强。

据统计,截至8月27日,中美10年期国债价差已达到156个基点,处于历史高位。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近1月份北方资金净流入81.14亿元,其中上海证券交易所98.96亿元,深圳证券交易所181.1亿元。在不久的将来,三大指数成立或扩大A股将进一步促进外资流入。 8月24日,富时罗素指数宣布扩张,A股市场因素从5%上升至15%; MSCI将A股市场纳入因素从10%上调至15%,并于8月27日生效;并且标准普尔道琼斯的A股股票将于9月23日生效。分析师预计这三个指数将产生约360亿美元的增量资本。

至于债券市场,根据中央结算公司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7月底,外资机构持有的债券规模已达到1698.6亿元,比期末增加533.82亿元。 6月份,是中国债券持续增加的第八个月。天丰证券集团认为,在全球经济周期低迷的背景下,外围因素将继续有利于债券市场,并且中国债券收益率将在跌破3%后继续看涨。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锋表示,中国有望成为全球资本的“萧条”。 “在当前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放松的背景下,中国是货币政策保持正常的唯一主要经济体。人民币资产估值仍然偏低且稳定。中国有望成为全球的”萧条“资本。

最近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引发了对外资流入的担忧。但是,应该指出的是,贬值预期是影响外资流入意愿的主要因素,而不是贬值本身。从境内,离岸价差和人民币现货市场交易量等市场指标来看,市场对人民币汇率走势的预期相对稳定,对贬值的预期不强。

该机构认为,随着全球债券市场收益率的持续下降,人民币资产的绝对收益率和相对估值优势将进一步巩固,外资流入的趋势不会发生变化,人民币资产需求将得到加强。

(编辑:赵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