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伟:明清土地契约文书研究的新方向

国内新闻 阅读(1011)
?

刘志伟:明清土地承包经营研究的新方向

厦门大学历史研究所所长杨国军教授写了一本书《明清土地契约文书研究》,该书于1988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在这部明清土地合同文献专着中,作者继承了研究易灵先生的民间文学传统,也体现了进一步推进合同研究的系统化,专业化。毫无疑问,这将具有继承过去和未来的优点。

除了“引言”和“后记”之外,这本近30万字的专着有八章。第一章论述了明清时期土地制度与契约关系的发展,这是对该书的介绍。第二章和第三章是特别研究。通过土地承包文件,考察了明清时期土地权力分化的历史演变和山地经济的特征。第四至第八章以区域研究的行政区域为基础。详细介绍和分析了山东,安徽,江苏,浙江,福建,台湾,广东,广西等省的土地承包文件。从区域特征的角度更深入地解释了三章中讨论的问题。本书将宏观理论与微观分析相结合,采用合同文件和其他文件和参考文献。材料不仅可以搜索,研究方法是独立的,但学术视野独特,见解深刻,结论更新。近年来,中国明清社会经济史的出版作品被称为杰作。

Failure when receiving data from the peer中国封建土地所有制内部结构及其历史运动的这种解释模式是本书最重要,最具创新性的内容。着眼于这一主题,作者从一系列具体问题入手,如合同形式和内容的变化,并在许多方面进行实证研究。最值得注意的是对“一场两大”现象的调查和解释。通过对雍正到“益和两大”转型过程的深入研究,指出天元与雍正的本质区别,明确界定土地权是一种所有制,“一天二柱” “这一发展被视为明清时期土地所有制分化的基本形式。虽然这种观点可能并未被所有历史学家完全接受,但这种基于对规范实际经济关系的契约文件进行实证研究的见解,澄清了对明清时期的一些模糊的误解和深化。了解土地权与地主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将是非常有益的。

从土地权与分化相结合的历史运动来考察地主经济的演化趋势,与封建土地所有制解体的传统制定和概念解释相比,它显然提供了更深刻,更容易把握的视角。理解。但它的含义似乎并不仅限于此。通过土地权分割的复杂形式,我们可以更深入地了解中国传统社会中财产关系和相应财产概念的一些基本特征。封建时代的私权不完整而且不纯洁。私人所有制社区的所有权取决于社会的个人社会地位。个人没有独立的自由人格。为此,杨国珍先生指出,但我们认为,在未来的研究中,我们也可以从这个角度进行更深入的分析。在一个个人权利首先取决于他在社区中的地位的社会中,绝对排他性的自由私权是不可分割的。在这个身份社会中,财产关系和财产权的概念必须与现代基本不同。西方社会的形式。在明清时期,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经济现象,这些现象似乎与西欧资本主义早期发展中的某些迹象相似,如土地的“自由”交易,契约关系的发展,自营经济,就业关系发展等等。这通常是从封建经济的解体和资本主义的出现推断出来的,但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区别:当这些迹象出现在中国时,产权与个人社会地位之间的关系没有根本改变,而是在现代西方。欧洲。这些迹象的出现伴随着私有财产和个人社会地位的成圣过程。这种差异至少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中国的社会变革无法突破传统结构,欧洲上述现象的出现意味着新社会的诞生。

既然西方的罗马法传统没有明确规定中国历史上的所有权范围,也没有像欧洲启蒙运动那样要求人权和私有财产成圣的思想,即使财产关系不会在表面上发生变化。然而,它并没有导致在更深层次的文化层面上对传统的产权和概念模式进行革命性的更新。《明清土地契约文书研究》书中揭示的各种事实,例如土地的私有制,一直受制于共同制度,不能发展成纯粹的绝对形式。土地权利关系的发展只是产权的多重分割。土地财产连续销售和破损。不死族等实际上反映了中国传统社会所有制概念的模糊性,揭示了中国传统所有制范畴与欧洲现代社会的所有权范畴本质上的不同。正是由于这种差异,虽然土地的私有制在中国历史上早已确立并且一直在发展和深化,但这种发展很难导致西欧在现代时代的绝对私有财产权。在过去的一百年中国从传统到现代的过渡中,在身份限制下的财产关系和产权模糊概念不仅受到影响,而且往往成为扭曲的异质新文化的源头。虽然革命往往集中在产权的急剧变化上,但产权概念并未经历现代转型。直到今天,产权的不确定性和模糊性仍然是中国经济难以转变为现代体系的主要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明清时期土地所有制内部结构及其历史运动的研究也具有十分深刻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杨国藩先生进一步阐述了傅一苓先生关于中国传统社会经济结构和明清社会变迁基本问题的看法。傅先生分析了公共和私人系统的传统社会和经济运作及其相互作用。中国封建经济的多重弹性结构理论,特别是村民理论和地主经济的早熟和不成熟命题这本书已经令人信服地阐明了。一方面,作者发展契约关系,契约形式的多样化,契约内容中反映的个人依恋关系,超级经济义务的弱化,租户经济的独立性和企业自治的发展。土地权利的分化,山区。商品经济发展等事实归结为传统地主经济达到顶峰的事实,以贱民地主为主的中国地主制度发展成熟,甚至出现了理解。另一方面,作者更侧重于从合同文件和它们所反映的复杂经济关系中揭示中国传统社会向现代转型的障碍,表明了地主经济“停滞而非死亡”的特征。从土地承包文件中,作者认识到契约关系发展的“弹性”;通过合同形式的出现,他深入探讨了背后的社会和经济关系的不平等;从合同中规定的各种权利关系来看,中国被发现了。传统的土地私有制并不纯粹和不完整;虽然认识到土地权力分化是土地所有者土地所有权的侵蚀,但它也强调这种区分不能破坏地主的土地所有权,只能成为地主阶级的内部调整和更新。在调查山区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这一发展的起伏特征揭示了商品经济与自然经济的僵局。在这里,杨国轩先生进一步论证和丰富了傅一苓先生建立的理论框架,并从纯粹的语文学研究的角度出发,提出了合同线索研究的起点,达到了更高的理论水平。这无疑是对学术发展的宝贵贡献。

研究范式,无疑将成为作者未来进一步更新和完善上述理论体系的新起点。

(本文摘自刘志伟《借题发挥》,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

0673558a22d5418cb3f4af82d3d2d59b.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