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赵志红是不是呼格案真凶 应由证据说了算

国内新闻 阅读(654)
?

赵志宏不是“4.9”案的真正的凶手应该用“证据”来说)

2014年12月15日,Hugue Gilles被内蒙古高等法院宣判无罪。当人们为已故的正义而欢呼时,1996年真正谋杀了“4.9”女性尸体,也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好奇。在媒体的压倒性报道中,内蒙古一系列强奸和谋杀案的凶手赵志宏自愿承认在厕所内实施了一具女尸,并且法庭宣告胡格吉勒被无罪释放。例如,社会上出现了一些不准确之处,据认为,由于赵志宏有罪,巨大的吉尔无罪,而巨大的吉列图无辜的“4.9”女尸的凶手不是赵志宏,等等。在这方面,我们应该保持足够清楚的理解。

首先,Huge没有罪,因为赵志宏是有罪的

在胡歌和赵志宏的案件中,虽然赵志宏的供认自白有助于证明他无罪,但赵志宏案和巨大案件基本上是两种不同的案件。没有必要的联系。无辜是因为赵志宏有罪。事实上,内蒙古高等法院认定Huge无罪的原因是因为Hugue案件本身的证据没有达到一定的标准,而且无法证实Hugue犯了罪。例如,霍格的供词和尸检报告的犯罪手段不一致;血型鉴定的结论并不是唯一的,也不能证实Hugueli图犯有犯罪行为;胡格格勒的认罪并不稳定,其他证据还存在许多其他不一致之处。可以看出,Hugue被判无罪,因为法院认为赵志宏有罪,但Hugue有罪的证据并不真实或不充分。

其次,胡格的清白并不意味着赵志宏有罪。

无罪是否意味着赵志宏是一个真正的凶手?可以说赵志宏本人已经承认他可以被认为是真正的凶手吗?显然,这种逻辑无法建立。巨大无罪是因为根据案件中的证据,无法实现“确认和充分证据”的标准,也不能排除他人犯下的可能性。如上所述,从法律上讲,Huge的清白和赵志宏是否是“4.9”女尸的真正杀人犯是不同的问题,两者之间没有必要的联系。

至于赵志宏是否是“4.9”女性尸体案件的真正凶手,还有必要根据案件本身的证据进行判断,并且必须坚持证据裁判原则。 Hugue案件作出虚假裁判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不遵守法定的举证标准。虽然我们为Hugue案的晚期正义而欢呼,但我们应该保持足够的理性,以避免将Hugue案中的错误交给赵志宏案。

因此,在判断赵志红是否是“4.9”女性尸体案件的真正凶手时,必须说出证据,并且有一些证据可以说几句话。根据案件中的证据,赵志宏对供述中犯罪地点的描述是准确的,但对犯罪情节,受害人情况等的描述与案件的情况不符。应该说,根据整个案件的证据,案件中的证据是矛盾的,不能排除矛盾。这个案子的结论并不是唯一的。换句话说,赵志宏可能是“4.9”女性尸体案件的真正凶手,或者可能不是,并且不可能排除赵志宏不是真正的凶手的可能性。此外,应该指出的是,供认本身的供述不一定是客观和真实的。被告人可以根据利润和规避的理由承认事实真相,也可以承认虚伪事实。因此,法律规定,没有其他证据,只有被告的有罪供认才能最终确定。总之,发现赵志宏是“4.9”女尸的真正凶手是不够的。从法律角度来看,根据怀疑的原则,赵志宏并不是“4.9”女尸的真正凶手。虽然公众希望通过赵志红的审判进一步证明巨无愧,但不能说巨无愧,可以断定赵志红是“4.9”女尸的凶手,也不能说赵志宏自己的忏悔根据这一点,法律认定赵志宏是“4.9”女尸的真正凶手。

第三,赵志宏的鉴定不是“4.9”女性尸体案件是基于法律真理的

在赵志宏的案件中,法院作出无罪释放的理由是,赵志宏对“4.9”女性尸体案件的供述及其他证据不能排除,不能排除这种情况不合理的怀疑。赵志宏的罪行。但是,普通民众可能认为赵志宏不能排除案件,但不能排除案件是赵志宏犯罪的可能性。赵志宏不是“4.9”女尸的罪魁祸首吗?是否有可能放纵一个真正的凶手?

这实际上涉及刑事诉讼的认识论问题。作为一项追溯活动,刑事司法活动确定的案件事实是法律真理,而非客观真理。客观真理是事物的真相,是客观存在,而法律真理是基于证据的事实,这是主观的。由于案件已经发生,司法人员只能依靠证据来恢复案件的真实性,包括司法人员在内的人的认知能力有限,进入刑事司法活动的证据有限。因此,刑事司法活动确定的案件是有限的。作为一个法律真理,尽管它可能与客观现实无限接近,但它并不完全等同于客观现实。

为了防止真正识别法律的错误,法律设定了非常高的证据标准。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刑事案件的举证标准是“证据真实充分”。如果案件的事实不清楚且“证据充分”未得到满足,法官必须不作出Sin判决。法律规定如此高标准的证据的原因是刑事诉讼活动与其他活动不同,直接涉及人民的生命和自由。一旦出现错误,后果将是不可想象的,坚持高标准的证据可以避免无辜的人。在狱中。因此,刑事司法活动坚持一个坏人的错位和一个好人的原则。因此,“刑事诉讼法”也被称为人权保护的“小宪法”。事实上,法官的审判案件不仅是法律责任,也是道德义务。当法官无法确定某人是否有自己的道德罪时,我们就不能强迫法官违反自己的道德责任。这意味着刑事司法活动所确定的法律事实不仅可能与客观现实不符,而且可能与客观现实相悖。

就赵志宏而言,无论客观事实是什么,赵志宏是否是“4.9”女尸的真正凶手,刑事司法只能根据证据形成的法律事实来判断。案件。从法律角度来看,案件是合法的。证据不真实和不充分,司法部门只能依靠这一点来确定赵志宏不是“4.9”女尸的真正凶手。这是法律判决,而不是客观判断。

在法律上,胡歌和赵志宏并不是“4.9”女尸的真正杀人犯。这是否意味着案件尚未破裂?

件的制约,如人类认知能力,证据取证技术和证据本身的不稳定性。找出案件本身的事实存在一定的困难。因此,客观地说,不是每个刑事案件都会得到解决。特别是,在20多年前找出这种情况的情况更加困难,并且解决案件更加困难。此外,对案件处理机构施加太大压力往往会适得其反,造成不必要的不公正和虚假案件。一系列虚假和错误案件的发生,例如巨大案件,与处理案件的压倒性压力无关。在这方面,我们应该保持清醒的认识。

89e54c69b477441ca243ff74e30d0105.png

赵志宏自认为“巨大案件”是最凶悍的法律。证据不足,无法确定

不确认四项犯罪事实的主要依据是,虽然赵志宏自愿承认了四种罪行,但供述的时间,地点,地点情况和犯罪手段可以用来作为抄本和尸体鉴定意见等证据。然而,经证实,赵志宏的供词与其他证据之间存在许多不一致之处。在一些重要案件中,他的供词与其他证据之间仍然存在矛盾。

赵志宏今天被处决:杀死6人,迫使通奸的女孩,2人

最高人民法院于7月30日上午批准,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处罚令执行死刑。检察院应当派人到现场监督。

赵志宏是一起“谋杀案”,一名凶手,10年犯罪,21起强奸案,13人,10人。

一审判决发现,1996年4月至2005年7月,被告人赵志宏先后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和乌兰察布市进行了21起蓄意谋杀,强奸,抢劫,盗窃案件。其中,故意谋杀造成10人死亡,强奸妇女和少女共13人,抢劫财产价值为3.14万元,盗窃财产价值超过3500元。

end_news.png

主编:何玉芳_NN5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