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遥:推动“一带一路”ESG投资主流化发展

国内新闻 阅读(1551)

ESG投资理念不仅仅是社会责任的反映。 ESG投资不是放弃投资的经济利益。实施ESG投资理念将有助于“一带一路”投资者在短期内更好地协调当地关系。这将是“一带一路”绿色投资的有力保障。

作者|王瑶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绿色金融研究所院长,教授

来源|《当代金融家》2019年第7号杂志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实施为全球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面对“一带一路”建设,投资者还将面临大量项目投资机会,同时也面临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政治风险,监管风险,法律和监管风险以及项目建设风险。 “一带一路”;为了倡导长期和可持续发展,“一带一路”建设也面临着不容忽视的环境和社会风险。

实践ESG理念,打造“一带一路”

绿色,低碳和可持续发展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内在要求,绿色发展理念贯穿“一带一路”投资和融资过程。它高度关注东道国环境和社会因素的发展理念,恰逢ESG的投资理念,充分考虑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环境,社会和治理)的三个核心要素。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各利益相关方都实施了ESG投资理念,有效保证了“一带一路”建设的高质量发展。

首先,它有利于“一带一路”沿线的环境和资源的可持续性。

ESG投资理念主张首先将“环境”因素纳入投资决策。 “一带一路”沿线地区主要包括中亚地区和东南亚国家。中亚有许多沙漠和沙漠。绿色植被很少,水资源严重缺乏。环境承载能力非常脆弱。东南亚的生态压力也很大。不受控制的商业开发和工业化缩短了热带雨林的面积,并且污染日益严重。愈演愈烈。上述背景使绿色经济成为各国的重要发展理念。例如,“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如西亚,北非,东南亚国家联盟和南亚斯里兰卡,由于沿海工厂对海洋的大量污染,海洋资源遭到严重破坏,生态环境极其脆弱,实施了ESG投资理念。关注东道国在这一过程中对环境和气候的影响无疑将有助于沿途环境和资源的可持续性,并促进沿途的可持续发展。

其次,它有利于“一带一路”的社会可持续发展。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政治制度,思想观念和社会文化习俗差异很大。从宏观指令激励到语言沟通禁忌,投资将受到影响。例如,中亚国家的安全局势总体上是可控的,但不能排除个别国家发生骚乱的可能性;东南亚国家的政治文化体系不尽相同,民主程度参差不齐,民法体系与普通法体系并存;在文化方面,它呈现出多样性和多样性的结合。然而,民族起源复杂,宗教气氛浓厚。国家政策和地方差异有所变化。这些对“走出去”企业的投资方向,投资预测和就业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最后,它有利于“一带一路”沿线的经济可持续发展。

ESG投资理念不仅仅是社会责任的反映。 ESG投资不是放弃投资的经济利益。 ESG投资理念的重点是将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要素纳入传统的企业信用评估体系,充分考虑定价过程中的相关风险,建立更全面的投资指导原则和管理路径,形成可持续的投资地位。 ESG投资理念将帮助投资者在短期内更好地协调当地关系,并将成为“一带一路”绿色投资的有力保障。

“一带一路”ESG投资的主要障碍

首先,形成ESG发展共识的基础薄弱。

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和国内经济和产业结构调整的影响下,“一带一路”沿线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已从粗放型低密度经济发展模式转向集约型和绿色经济发展。模式转型,有些落后于“一带一路”的平均经济发展阶段,使得ESG投资理念难以在“一带一路”上形成共识。

其次,支持ESG投资政策的基础不平衡。

由于发展阶段,经济结构,法律制度和监管体制的不同,鼓励ESG投资的政策基础在建设“一带一路”的过程中并不相同。例如,意大利,卢森堡,瑞士和其他欧盟国家的ESG投资概念较早开始。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意识非常强烈。相关法律法规相对成熟,信息披露要求较高。例如,欧盟的“欧洲促进企业责任环境”绿皮书对企业在环境,社会和经济方面提出了明确的行动要求,这使得欧洲投资者在建设“一带一路”时具有强烈的ESG意识。再比如,作为“一带一路”联合建设的主力军,中国尚未发布鼓励“一带一路”ESG投资的官方文件。对于“一带一路”沿线的许多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其中许多甚至没有ESG投资的政策框架和操作指南。 ESG开发概念仍需要推广。

第三,投资者教育缺乏ESG投资,投资者无法识别环境和社会风险。

一方面,在这个阶段,缺乏对ESG投资的广泛宣传。投资者很少面对ESG投资案例的教育和指导。大多数投资者并不真正理解ESG投资的积极意义,并将社会责任视为成本。这与传统的投资策略相反。另一方面,现阶段缺乏ESG投资方法使投资者识别环境和社会风险的能力不足。他们不知道如何在“一带一路”投资中获得ESG信息,并且很难有效地解释和使用ESG数据。从而阻碍了ESG投资的有效发展。

第四,ESG投资缺乏标准规范和分析工具,难以合理有效地定价环境和社会风险。

“一带一路”建设涉及大量投资项目,特别是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为了将ESG因素纳入项目的建设和运营阶段,目前至少存在两个困难:第一个困难是缺乏标准规范。目前,“一带一路”沿线绿色基础设施认证评估标准尚无统一的行业标准。由于缺乏行业基准,投资者很难衡量项目的服务表现和投资潜力。第二个困难是缺乏分析工具。一方面,大多数投资者缺乏识别项目隐藏的环境和社会风险的能力。因此,在投资“一带一路”项目的过程中,他们只关注经济效益,忽视环境和社会效益。另一方面,在这个阶段缺乏判断相关风险的分析工具,很难将环境和社会风险收益纳入定价。

将ESG投资纳入主流的政策建议

首先,根据当地情况促进ESG投资的主流化。

在ESG投资较早开始的国家和地区,ESG相关信息披露和法律法规相对成熟,投资者应注重提高ESG水平,遵守当地法律法规,避免环境和社会因素造成的风险。来自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投资者将积极借鉴他们与“一带一路”沿线其他国家合作的先进经验,共同推动ESG在东道国投资的主流化。

在ESG投资尚处于起步阶段且相关制度正在建立的国家和地区,投资者应逐步充分发挥多边金融机构的影响力。通过提高项目的ESG要求,将开展ESG投资教育,帮助东道国提高对ESG投资的认识。提高ESG信息的披露程度,促进ESG投资理念的普遍进程。

在仍处于广泛经济发展阶段且尚未认识到可持续发展重要性的国家和地区,投资者应尊重ESG知识,并向东道国政府和相关部门推动相关规章制度的制定。东道国的文化。披露要求,自觉承担投资过程中的社会责任,提高安全生产意识,帮助这些国家和地区减少环境污染,促进当地经济可持续发展。

其次,促进多边ESC以分享ESG知识。

推动“一带一路”ESG投资的主流化,不仅要加强ESG投资经验的交流和共享,还要加强各种标准体系和规则之间的协调与合作。例如,世界银行,国际金融公司,亚洲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银行和其他多边金融机构与多边主权政府和国际社会建立了良好关系。他们拥有无与伦比的声誉,是各种发展金融和商业金融。机构投资者和其他社会资本可信赖的合作伙伴,也是制定项目技术和服务标准。多边金融机构在ESG领域的有效投资经验可以在“一带一路”中得到广泛应用。它可以促进多边金融机构促进与ESG相关的知识工具的开发和共享。通过项目合作,国内金融机构和企业可以了解“一带一路”投资所涉及的环境和社会风险,掌握环境风险的定量分析方法,从而使ESG因素融入投资决策。

三是加强国内ESG投资能力建设。

中国是建设“一带一路”的主力军。在政策和监管层面,包括商务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财政部,银监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其他监管机构,要共同推进“一带一路”绿色投资规范,制约“一带一路”投资行为。建立“一带一路”投资数据库,包括环境和社会风险衡量信息以及数据库中绿色投资效益的统计数据。在投资和融资市场,鼓励投资者加强对ESG的理解,提高他们识别环境和社会风险的能力。企业应及时披露ESG相关信息,定期发布ESG报告,逐步建立ESG“中国标准”。在研究层面,加强了各科研机构的环境和社会风险测量,环境压力测试和环境效益评估方法,鼓励投资者通过能力建设将ESG纳入投资考虑。在宣传层面,我们积极利用各种宣传渠道提高公众对ESG投资的认识。

第四,鼓励更多机构加入《“一带一路”绿色投资原则》。

2018年11月,中英绿色金融工作组在伦敦召开的第三次工作组会议上联合发布了由中国金融协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和伦敦金融城起草的《“一带一路”绿色投资原则》,明确提到投资者“充分了解风险ESG“,”将环境,社会和治理(ESG)因素纳入组织的决策过程,进行深入的环境和社会尽职调查,并在必要时制定风险预防和管理计划,并在第三方机构“。 2019年4月25日,包括中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和三大政策性银行在内的27家金融机构签署了该原则。绿色投资原则的签署标志着“一带一路”投融资绿化进程迈出了新的一步。未来,应鼓励全球更多机构加入原则,扩大影响力,形成“一带一路”绿色投资联盟,推动“一带一路”ESG投资主流化发展。

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