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慧曾公开叫板最高法 被指制造大量冤假错案

国内新闻 阅读(1302)

相关阅读:

“最富有的法官”张家辉夫妇:总资产超过20亿,控制着35家公司

张家辉曾公开称最高法律,并被指控制造了大量的虚假和错误案件。中国新闻周刊

我们的记者/黄晓光

发表于2011.7.29,第909期《中国新闻周刊》

自2013年以来,有报道张家辉介入司法问题。

张家辉案件案件

5月31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简称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家辉被解职。

当天晚上,海南省政法委员会发布消息说,张家辉同志涉嫌严重违纪违纪,接受了省纪委的调查和调查。该消息还提到,张家辉的丈夫,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迪纳斯公司),实际控制人刘元生涉嫌违法并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作为一名深入参与司法系统29年的法官,张家辉在学术和商业方面都很活跃。她是西南政法大学的法律博士。她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担任博士后研究员,是最高人民法院选出的150名国家审判商务专家之一。

张家辉长期担任海南高等法院的民事和行政业务。据报道,这对夫妇涉嫌判断司法,商业歌唱,并在疯狂收钱时制造大量虚假和错误案件。

《中国新闻周刊》调查发现,自2013年以来,据报道张家辉介入司法问题。 5月13日,在海南省委和政法委宣布成立联合调查组之后,张家辉夫妇的报告蜂拥而至。

“有三个部门,你必须赢”

2008年8月,海南商人与海口实验学校(以下简称网络实验学校)主席杨景秋签订了一年签约《项目转让协议书》,并以1630万元的价格转让了6340.07平方米的土地。根据合同,明年春天,签订协议当天将支付80万元;网络实验学校应在明年春季收到80万元后7天内完成学校停课。

后来,杨静秋要求暂停延期,理由是他还需要另一个学期。他在明年春天同意了。但是,2009年,海南被批准建设国际旅游岛,房价飙升。杨景秋希望解除之前签署的转让协议。

此时,今年春天已支付总额270万元。 2009年8月,双方签署了取消协议,规定杨景秋将于2010年12月全额提取,否则转让协议将继续有效。后来由于杨敬秋未能表演,他在今年春天提起诉讼。

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简称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审均裁定网络实验学校继续执行《项目转让协议书》。 2012年,在明年春天,他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查封网络实验学校的土地。

然而,在诉讼期间,春节的朋友范建平得知了该项目并与杨景秋签订了转让合同,并向杨景秋支付了600多万元。

2013年,杨景秋在与鲁年春的争议中向法院提起诉讼。这一次,从第一次审判,第二次审判再审,全部在明年春天失败。

延年春律师认为,法院后来的判决违反了“0x9A8B”“无论审判”和“反复诉讼”的规定。

根据《民事诉讼法》,重复起诉有三个组成部分:后者与前一次诉讼中的当事人相同,诉讼标的相同,诉讼相同,或者诉讼是否定的。

在Jubilee Spring案件中,当事人既是Lunianchun又是Yang Jingqiu,诉讼目标都是项目转让合同纠纷,判决结果都指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是否继续履行。延年春律师说:“在同一协议中,如果检察机关的判决继续执行,已进入执行程序,检察机关未依法撤销,则很难直接判决终止合同。“

在这方面,海南高等法院在判决中写道:“事实和理由对双方都是一样的,虽然当事人有相同的法律关系,但审判的事实和理由却不尽相同。” p>

在第二轮再审中,鲁年春接到河南省济源市的电话,得知范建平(济源人)涉嫌骗取数千万人。一些基金投资于网络实验学校,一些基金用于向法院行贿。济源市警方希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找到范建平的诈骗案。

2016年,范建平发现癌症晚期,杨静秋得知他将再次违约。后来,范建平告诉了今年春天的真相。

鲁年春对《项目转让协议书》说,“他(指范建平)告诉我,他通过他的法律顾问襄阳联系了张家辉的丈夫刘元生。后来,他与张家辉,刘元生,杨景秋,闫向阳。赖斯,这是安全拿出270万,让杨敬秋重新起诉。“

在中间,刘元生以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名义招聘业务,并起到了案件审理和案件安排的作用,按照30%的标的收取代理费。

另外记者,海南海联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联公司)负责人邢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家辉经常吹嘘“一个师没有,发现我不会输;但有三个积分管理,你必须赢。“

它已经提交了八年,尚未颁发

在张家辉干预审判的具体操作中,许多受访者认为有例程可以找到:如何在审判前判断法官;在审判中,找到贿赂党的理由;如果合议庭不同意该案件,该案件将提交司法委员会审查,然后改变司法委员会的判决。

1993年,兴建从三亚市政府转移了46.5亩土地,但由于历史原因未能发展。为了促进发展进步,2007年,以海南天河旅游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天河公司)为名的海联公司将该建设用地用于天阔广场旧城改造工程。双方成立三亚天阔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阔公司)为项目公司,其中海联公司占23.8%,天河公司占76.2%。

后来,由于天河公司在转售股份过程中违约,海联公司取消了合同,双方的诉讼由当地法院审理到最高人民法院。其中,海联公司一审败诉三亚中级人民法院(简称三亚中级人民法院)和海南省高院二审。法院裁定海联公司的股权为零;最高人民法院重审并胜诉,判决书支持海联公司取消合同。将天阔坊旧城改造项目的开发权和土地使用权归还海联公司。

关于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失败的原因,邢健在一份提交联合调查组的报告函中说:“主要原因是张家辉接受了天河公司杨宁军和其他人的巨额贿赂10贪婪和黑白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邢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海莲与天河之间的合同纠纷在二审期间经历了两个审判委员会。第一审委员会支持海联公司的意见,并被张家辉否决;复议时,张家辉私下工作,最后11名法官中有6名投票支持天河。

如果遇到疑难案件,张家辉通常的伎俩就是推迟。在举报人中,鲁年春,行健,王金明,李世华等人的诉讼均有过期判决。

海联公司与天河公司之间的合同纠纷的第一次审理从案件提交到案件结案持续了27个月,二审持续了18个月,超过了民事案件的法定期限。更为离奇的是,另一位记者李世华的诉讼是8年前由法院提起的,但审判尚未确定。

2005年,海南海伊特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海依特公司)遭受严重损失。员工拖欠工资50多万元,债务2.5亿元。土地和房地产等有形资产全部抵押。在法院强制执行并拘留法定代理人的情况下,Heyt原法定代表人丁建南发现李世华支付“对待公司债务并支付拖欠工资”的要求并要求他们接管公司的全部股份并接管整个公司。当年6月,双方召开股东大会并签署了《中国新闻周刊》。

接管后,李世华支付拖欠工资,投入资金解决债务问题。仅用了两年时间,Heyt公司的资产就重新焕发活力并变成了利润。丁建南看到委婉说法并提起行政诉讼。股权变更登记程序中使用的公章不是记录的记录,而是要求取消之前的股份变更登记。海南省高级法院最终裁定丁建安获得诉讼,海南省工商局随后将股权登记恢复原状。

2011年3月15日,李世华提起诉讼,并向法院申诉确认《股东会议决议书》具有法律效力。

此后,张家辉一直参与此案。李世华说,丁建南是通过海南高等法院退休干部会见张家辉的。在张家辉的干预下,“法院设置了障碍,阻止了法庭。”

据李世华介绍,张家辉首先指示相关人员在涉案公司中编制高达4亿元的债务,从而提高了目标金额并获得了案件的管辖权。案件也从“非财产案”改为“财产案”,诉讼费从一审100元提高到200多万元。

“他们认为我负担不起法律费用,从而剥夺了我的伪装诉讼权利。”李世华说。

李世华支付了高昂的律师费后,海南高等法院于2014年12月23日终于开庭。但是,2015年4月3日,在等待判决的同时,李世华意外收到法院的通知,说明“您的户口登记于2014年11月27日由漳州市公安局以'双重账户'为由取消。您需要在一周内提供居住证明,否则您的诉讼将被驳回,理由是诉讼主题不合适。“

法规应确定管辖权;如果原告和被告均被取消,被告的居住地应由人民法院管辖。 “

让李世华更加困惑的是,海南高等法院要求一周的时间恰好是清明节假期。他可能会被解雇,因为他无法按时完成相关程序。

2015年4月9日,在截止日期的最后一天,李世华拿走了相关材料,从漳州公安局赶到海南高等法院。然而,有人告诉他,湖口被漳州市公安局作为“回收账户”。登出。

李世华也被剥夺了诉讼当事人的资格,因为他的帐户连续两次被取消。到目前为止,他仍处于黑人状态。

2015年4月24日,李世华向漳州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取消其户籍。在检察期间,他偶然发现了漳州市公安局提交的取消资料,其中部分来自海艺高等法院的股权纠纷。

他因此得出结论,张家辉曾与漳州市公安局勾结,非法取消该帐户,剥夺了他的诉讼权利。

打开最高法律

与李世华案不同,张玉国案胜诉,但进入执行阶段后,下院遭受多重阻挠,导致判决执行至今。

2000年初,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简称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原告中国农垦海南公司(以下简称农垦公司)和被告人福建省第一建设工程公司海南公司(以下简称被称为“福建一建公司”,第三次在三亚市开发建设公司(以下简称三亚建设公司)的贷款合同纠纷案中,福建建建公司因福建实施没有财产被处决建建公司和福建亿建公司向三亚建设公司提出了到期申请。人民币329万元,以三亚建设公司的名义判决金泰大厦的部分财产已归还给农民公司。

2003年,在海南康龙药业有限公司与农业复垦公司控制的海南思迈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迈药业)之间的贷款纠纷中,50%的财产已偿还给思迈药业。但是,三亚建设公司拒绝利用这个房子,导致有效裁判的实施。

2005年,一位名叫张明智的人表示,他是从福建建建公司的工程债权转让给福建健健公司的工程合作。因此,未经审判,张明智,福建健建公司和三亚建设公司迅速达成调解协议,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调解书,三亚建设公司支付张明智的项目金额为300万元。

随着这本调解书,三亚建设公司随后要求海南中级人民法院停止执行前一案件,导致农垦公司和思迈药业的实施被搁置。

“这显然是为了规避执行的虚假诉讼。”张玉国认为,张明智与福建亿建公司合作,但故意误将福建健建公司作为第三人,不向三亚建设公司欠款。当被告和案件已经十多年来,相关诉讼已累计十几起,而张明智从未出现过。

该农民公司随后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三亚中级人民法院从事虚假案件”。

2010年11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成立了合议庭,召集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海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

经审查,最高人民法院认定:“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实施五年后,局外人张明智说,由于项目的推进,他是该项目的实际债权人,他不能否认五年前承认三亚建设公司的债务影响海南中级人民法院依照应有的诉讼请求的效力,并敦促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继续对农民公司和思迈实施上述有效判决。制药。

但是,2011年9月19日,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对海南省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情况的解释作出裁决,第4-39号,第4-44号,撤销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执行请求。海南持有第4-4号,第4-6号,第4-7号民事裁定。

张玉国认为,此举公然反对最高人民法院。他们和农民公司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其实施进行了讨论。张玉国质疑:“海南高等法院有什么权利讨论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决?这是最高人民法院的公开口号。”

2014年6月,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司法委员会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书面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再次派人到海南组织第二次“五审法庭审判”。在审查了整个案件后,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书面答复,称“2010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的执行通知是正确的”,并再次敦促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最高人民法院的通知。

但是,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仍然无动于衷,拒绝执行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决。

2018年7月24日,张家辉在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办公室会议室会见了农垦公司和思迈药业的代表。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委员会相关官员,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执行委员会执行主任出席了会议。

此时,张玉国意识到,多年来阻挠最高人民法院执行的人是张家辉。

张玉国回忆起《股权转让协议书》,“张家辉问我,你到处起诉我们,有什么上诉?我说是执行最高法院的判决。她拒绝了,并说海南高等法院将协调管辖权法院并执行最高法律。法律文件全部被撤销。“

张家辉提出妥协:三亚市政府拿出800万元支付给农民公司,而思迈药业参与了分销。

农民公司当时破产并接受了计划。然而,思迈医药认为,海南高等法院让三亚市政府支付款项并当场拒绝是违法的。

从2018年12月开始,张玉国开始向海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张海辉报告“不正当履行职责,庇护下级法院免受最高人民法院的虚假诉讼,并使最高人民法院通知并作出回应长期实施。“

5月13日联合调查小组成立后,张玉国再次报道了这个问题。

在张家汇夫妇的“水云天”会所的对面,是明代清关海瑞的墓地。刘元生多次公开吹嘘他的妻子张家辉是“中国最诚实,最诚实的法官”。今天,这听起来更像是一种嘲弄。

赵惠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