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种种迹象都看得出婆婆在害她,并且她觉得,丈夫的弟弟不傻

国内新闻 阅读(1548)

图片文字Oriental C

看着熟悉的背影,我很高兴向他跑去:“姚宗.”

雨中夹杂着我没有时间擦掉的眼泪。我疯了,跑向熟悉的身影。

我带着熟悉的身影,充满喜悦。

“姚宗,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拉着那个男人,我兴奋地对他说。

那个男人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穿着黑色西装,他的体形和姚宗的形状完全一样。

他缓缓转身看着我。

当我看到脸时,心脏抬起,茫然地看着脸。

不是姚宗!

他只是一幅肖像,而我的姚宗更喜欢它。

他的长度比姚宗更精致,剑眉正在捡起,脸部特征正确而美丽,长长的看起来很好,但不是姚宗。

我拼命地看着他,然后看起来沉闷和呆滞。

那个男人怀疑地看着我,问了一个疑惑的问题:“怎么了?”

我悲伤地对他微笑,然后微笑着说:“对不起,我承认错了。”

说,我偶然发现了相反的方向。

我全身都被浸湿了,深秋的雨也带着严寒。

我一步一步走向高楼。

我生活中没有任何希望。我以为我嫁给了一个好男人,但我没想到会陷入深渊。

姚宗,那个人是你的母亲,我真的很想尊重她作为我的母亲。但是她为什么要强迫我把它推向这个?我真的没办法去做。我爸爸需要钱,我真的没有钱,他爱我一辈子,但当他需要我时,我什么也做不了。

姚宗,我现在该怎么办,我真的很想念你!如果你是,你一定会帮助我。

整个身体的雨很凉爽。

突然,我的头顶上出现了一把伞。

我呻吟着,转身瞥了一眼,抬头看着那个为我撑伞的人。

这是一个比我高的人,比我大很多,而且我不认识他。

“你好,我的名字叫陈琳。是我的丈夫让我给你一把雨伞。天气很冷,不下雨!”他指着不远处的人。

那个男人就是我承认的那个人。

我瞥了一眼那个男人,心里笑了笑。

他冷漠地瞥了我一眼,然后钻进了劳斯莱斯的黑色。

我没有时间问他雨伞是如何归还的。那人给了我伞,跑开了,离开了。

看着他们的身影,我留着一把雨伞。

男人的形象真的像姚宗,但他不是。

拿着雨伞,丢回了高楼。

当我走进社区时,安全突然阻止了我。他问我:“林,你这里的婆婆病了!”他指着他的脑子对我说。

当我听到保安人员时,我心中已经猜到了。

一定是我的婆婆害怕而且什么也没做。

我一脸空白地看着他,摇了摇头:“怎么了?”

保安人停了一会儿说话,然后对我说:“你应该去看看,你知道!你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我点了头。

走进小屋,遇到了几个熟人,他们都带着奇怪的目光看着我。

当我走到门口时,Rao让我这样做,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在姚宗的肖像中,婆婆独自一人。

那场面非常可怕。

她对姚宗做了什么,吓到了这个!

我的岳母看见了我,然后对道教说:“这是她!”

大厅里有三位道士,他们凝视着我。

我看到毛茸茸的。

“过来,给姚宗一个叹息!”这时,婆婆说话了,她冷冷地对我喊道。

真诚地看着她,我再次决定她必须为姚宗做一些抱歉,否则就不会这样了。

她是姚宗的母亲。姚宗的死与她有关是真的吗?

我用婆婆的话走到她面前,和她一起蹲在大厅里。

一系列道教仪式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结束后,一位道士神父突然对我说:“高先生,这是你的儿媳?让我独自向她唱诅咒。也许你的儿子不能忍受她,所以他不会离开!”

我的婆婆听到了牧师的话,急切地说:“如果姚宗不能忍受她,就让她去姚宗。”

我冷冷地看着她。

她真的很疯狂,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道家若有所思地看着我,然后笑了笑:“这不是必要的。”

据说告诉我去新房子,当他进去的时候,他对他的岳母:说:“这位大师正在驱赶鬼魂,所以无论你听到什么声音,你都不能进来,否则你会失去它。“

婆婆拼命地站起来。

我的心里充满了不安。

道教的目光非常明亮。

走进姚明和宗庆后的婚礼室,他瞥了一眼墙上我们两个人的婚纱照,问我:“你真的看到了你的丈夫。”

他走近我。

我皱着眉头说:“是的,我认为他就在我身边!”

我的目的是让我的婆婆认为房子闹鬼,所以我卖掉了房子,我只想得到我爸爸的手术费。

我没想到我的婆婆会被抛弃。

和他一样的感觉,我警告他说:你不是想要驱除?

他突然哼了一声,低声对我说:“有人给了我一笔钱,让我放弃你!”

我听到了他的声音并猛烈抨击,但我被他抓住了。

我惊恐地对他喊道:“是谁,是谁适合你!”

他把我拖回床上,蹲在床上,冷笑着说:“那会问你是谁冒犯了!”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他惊恐地接近我。我拼命地向他大声喊道:“你是谁,你不是要驱魔!”

“我来驱赶鬼魂,但我会做别的事!”他微笑着继续逼近我。

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我不停地大喊:“不要过来!过来再打电话给我!不要过来.”

牧师不理我,继续接近我。

我拼命地喊道:“救命!没有人,来吧!”

门关上了,没有动静。

婆婆小心翼翼地看着牧师,带着一个高产的祖先,急切地说道:“他正在开鬼,你不想乱,我们出去!”

高耀祖狠狠地打开了婆婆的手,急忙向她喊道:“妈妈,他欺负了瞎子,我不能出去!”他打开了他岳母的手。

道教神父被打断了,冷冷地说道:“高老太,今天就到这儿来!我说我不能在中间被打扰,将来会发生什么,你自己承担!”

他说他起身离开了。

婆婆正在赶时间追赶。

当我的岳母离开时,我警惕地看着高耀祖。

我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高耀祖不是我所看到的。

“你怎么进来的。”我带着警惕的问题看着他。

高耀祖傻笑着对我微笑:“我怕他欺负你,所以进来!”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然后我的眼睛看得很深:“高耀祖,你真的很傻,还是假的傻瓜!”

“荀子,你认为我是傻瓜吗?我认为我不聪明。”他错误地看着我。

他的表情仍然很愚蠢。

也许我只是看到那一刻的阴霾是我的幻觉。

我和姚宗一起看着这张相似的脸,心里有些奇怪。

当她的婆婆再次进来时,她的脸很生气。

她的脸色苍白而丑陋,她指着我说道:“林小萌,如果不是你,师父已经驱走了鬼魂!你有什么想法!”

我冷冷地盯着她,盯着她看了很久。

她被我看了看,其中一些人惊恐地对我说:“你在看什么!”

“女人,你为什么要把姚宗带走!姚宗是你的儿子,即使他在我们身边,也不会伤到我!你有什么害怕?”我低声对她说,然后迈出了一步。走近她。

当我的岳母听到我时,苍白的脸更加不流血。当她听到我的话时,声音尖锐地指着我:“林小萌,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杀了姚宗。不是吗!杀了姚宗的人就是你!你让他吃那药如果不是你,姚宗必须吃那种药!“

我看着她眼中的恐慌和急切,并清楚地说道:“我的婆婆,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害怕姚宗。他非常尊重你,他是你的儿子,为什么你想把他赶走!“

当我的婆婆听到我的声音时,她的肩膀微微颤抖,我的目光远离我:“即使是姚宗,你也不能把他留在这里。”

“妈妈,你害怕什么?”我狠狠地走近她,用严厉的声音问她。

婆婆似乎很害怕,她惊恐地喊道:“林小萌,你想说什么!”